<thead id="z7lh7"><video id="z7lh7"></video></thead>
<menuitem id="z7lh7"><listing id="z7lh7"><output id="z7lh7"></output></listing></menuitem><listing id="z7lh7"></listing>

    <mark id="z7lh7"></mark>

    <thead id="z7lh7"></thead>

    <mark id="z7lh7"></mark>

        <form id="z7lh7"><listing id="z7lh7"><menuitem id="z7lh7"></menuitem></listing></form>
        <listing id="z7lh7"></listing>
        <address id="z7lh7"><thead id="z7lh7"><sub id="z7lh7"></sub></thead></address>

          <progress id="z7lh7"></progress>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沈鵬主席與大湘西文旅的翰墨緣

        2023-09-10 17:31:30  來源: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沈鵬主席與大湘西文旅的翰墨緣
          □ 覃代倫

           

          2023820日夜里,在我離群索居避暑的膠東半島公寓里,一只老年知了突然飛到我四樓的紗窗上,知了知了知了叫個不停。我好奇地走近它,它立馬展翅飛走了。因為從來沒有知了飛到四樓,我奇怪了一個晚上,知了知了你到底想告訴客居的我什么呢?

          第二天下午,朋友圈里突然彈出一條新聞:著名書法家、詩人、美術評論家、編輯出版家,第八至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資深館員,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六屆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五至八屆名譽主席,中華詩詞學會名譽會長,人民美術出版社原副總編輯沈鵬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2382114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

          知了知了,原來如此!

           

          沈鵬先生與張家界大山里的耕讀人家

          我這個土家出版人和文博人與沈鵬先生初相識,是在199932日,北京京豐賓館,全國政協九屆二次會議上。那一年我還在民族出版社漢文編輯室工作,經組織推薦,被抽調到全國政協新聞出版組任小組秘書。當時,沈鵬先生是全國政協新聞出版組副組長,組長是時任新華社副社長的張寶順同志,組員還有央視著名主持人趙忠祥先生、李瑞英女士,軍博著名書法家李鐸先生,時任《求是》雜志總編輯戴舟先生,時任《光明日報》總編輯王晨同志,時任岳麓書社總編輯唐浩明同志,也是那年我們新聞出版組的著名政協委員之一。沈鵬先生當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一個精瘦的、白發有點亂的謙謙君子,發言是帶江蘇口音的輕言細語。沈鵬先生時任人民美術出版社副總編輯,而我又是一個剛踏入出版界8年的新兵蛋子,同為出版人,沈鵬先生對我的會務工作特別點拔,一來二去十來天,就熟悉相知如忘年交了。

          在那次會議間隙,我告訴沈鵬先生,我們覃家三代人詩書傳家,我爺爺覃德令先生是民國時代的私塾先生出身,八十多歲了,一邊上山干農活一邊寫古體詩詞,他的書法作品還得了湘西州書法比賽第二名;我父親覃葛是工人退休,張家界大山里的鄉土作家,在《人民日報》《文匯報》《湖南日報》等發表散文、詩歌、報告文學數十篇,在大湘西文壇小有名氣;而我,1991年從中央民族大學研究生畢業后分配到國家民委所屬民族出版社工作,成了一個土家族出版新人。我的原生家庭引起了沈鵬先生的濃厚興趣,會后他每有古詩新作,都讓張靜秘書短信發我,并請我爺爺覃德令公賜教唱和。我只粗曉音律,不諳平仄,所以都一一轉呈我爺爺覃德令先生“雅正”了。

          張家界大山里亦耕亦讀的我爺爺如獲至寶,爺爺步沈鵬先生《金庭訪右軍舊跡》原玉云:“右軍筆跡易予尋/永字八行闡好音/尋得其中真妙訣/有君衣缽振衣襟?!辈痪糜植缴蝙i先生《腕底》原玉云:“筆掃千軍那得停/經綸滿腹一文星/四詩群怨興觀頌/幾度縱橫捭闔情/江浙斯日懸素月/夢魂此名錦添萍/佳章讀罷欣然喜/愿與先生驥尾行?!贝嗽姲l表在《中國文化報》后,我將報紙寄給沈鵬先生,沈鵬先生特意書寫“耕讀人家”二尺墨寶,遙贈長他十三歲的老先生覃德令公。此事當時成為張家界文壇一大佳話。

          2013年夏,沈鵬先生八十又二,作《晨起即興》;那一年我爺爺九十又五,最后一次《為沈鵬詩作奉和原玉》:“文韜武略兩輝聲/匝地春寒便暖身/猛醒驚人針醒我/教人越老海涯親?!敝蟛坏揭荒?,爺爺就仙去天界神川旅游了,再也不能與北京的大詩人隔空唱和了,我心傷悲!2022年夏,我父親將沈鵬先生“耕讀人家”制成廣告牌,立于覃家老宅“覃家桂花小道”旁,作為覃氏家族傳家寶教育后人。

           

          沈鵬先生結緣武陵源名勝區里的綠水青山

          我的故鄉張家界市是少數民族聚居區,現有少數民族33個,以土家族、白族、苗族為主,少數民族人口115.25萬人,占全市總人口的77.19%。1988年前,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轄區析出桑植縣和大庸縣(永定區),從常德市析出慈利縣,新設武陵源區,始成立兩縣兩區的張家界市。1992年,“武陵源風景名勝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2004年,“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又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全球首批“世界地質公園”,天地大美張家界,人間仙界武陵源!

          張家界是以旅游立市的新興小山城,據張家界著名媒體人鄧道理介紹,早在1996927日,沈鵬先生就與張家界文旅事業結緣了。那一年九月,沈鵬先生第一次來到人間仙境張家界,為地標景點“黃龍洞”題寫了“黃龍洞”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為地標景點“寶峰湖”題寫了“飛流界峰”四個大字。20024月,世界上最高、運行速度最快、載重量最大的電梯百龍天梯建成運行,應工程建設方的邀請,沈鵬先生又題寫了“世界第一梯”。這三幅墨寶,都被工程建設方摩崖石刻在張家界的青山綠水中,沈鵬先生,我們想您的時候,就可以到張家界的綠水青山幽洞中去看您!

          2018年是張家界建市30周年,三十而立,受市委宣傳部門委托,我參與策劃在北京搞一個張家界建市三十周年成就展,在民族文化宮搞一臺歌舞晚會,在國貿大飯店搞一個新聞發布會,在首都北京向世界人民展示這個年輕的小山城。為了設計張家界市的新Logo,我又找到沈鵬先生的老伴殷秀珍教授,她說沈老住院了,近期肯定寫不了,如果不太急,等沈老出院后再聯系吧!

          我實在不忍打擾這位87歲高齡的病中老人,就把此事放下了。沒想到一周之后,我就接到他的工作秘書張靜電話,讓我去東堂子胡同一趟。我急匆匆趕到他的工作室,原來沈老在出院第二天就給我題好了,一幅是四尺對裁“人間仙景張家界”,一幅是“張家界建市三十周年”!我心忐忑,這不會是沈鵬先生與張家界最后的墨緣吧?那年張家界建市三十周年慶典因種種原因沒能舉辦,沈鵬先生的這兩幅墨寶,我這個張家界文博人也就永久收藏了。

           

          沈鵬先生為湘西文旅發展鼓與呼

          湘西在哪里?

          2005年,我在《民族的、歷史的、人文的大湘西》書評中寫道:“湘西在哪里?湘西在熊希齡的筆桿子里,湘西在賀龍的槍桿子里,湘西在沈從文的小說里,湘西在黃永玉的畫里,湘西在宋祖英的歌里?!蔽疫@幾句原創后來經某州領導在央視推介,成為聞名全國的湘西導游的廣告語,可以說,湘西是民族文化的富礦地帶,李康學、羅兆勇、鐘以福和我本人,就是大湘西民族文化的挖礦人。

          沈鵬先生沒有到過湘西州,但他對民族的、歷史的、人文的大湘西的熱愛,超乎許多大湘西人的想象。本世紀初,我在民族出版社漢文三室任主任,和吉首大學中文系畢業的李康學先生策劃推出一套“大湘西三部曲”。為了增加本叢書的知名度和銷量,我提議請沈鵬先生題寫書名,李康學先生欣然同意。傳真發給沈鵬先生秘書,不到十天,《走玩大湘西》《烽火南長城》《傳奇張家界》三個書名就題好了,感動得我和李康學老師拍手同慶。這套“大湘西三部曲”第二年進了湖南省中小學教學參考書目錄,深受廣大湖南師生的喜愛,這是后話了。

          溪州土司八百年,永順縣老司城,是大湘西土司文化的歷史地標建筑,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自2010年開始,在湘西州委、州政府的領導下,永順縣委、縣政府全力開展老司城世界文化遺產的申報工作。2014年,老司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進入路演時期,時任永順縣委書記石治平委托田太華先生聯系我,通過沈夫人殷秀珍教授,請沈鵬先生題寫了“老司城遺址”和“老司城博物館”。沈鵬先生的國際影響力,為老司城2015年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起到了畫龍點睛的妙用。沈鵬先生還在人民美術出版社總顧問任上,就非常想去沈從文筆下的邊城茶峒看一看,無奈諸事纏身一直沒有成行。恰好花垣縣擬建“中國邊城百家書法園”,委托田太華先生再求墨寶,沈鵬先生又爽快地完成了,自圓了一個“神游邊城”的夢!

           

          詩人本色是書家

          雖然沈鵬先生和我這個土家出版人兼文博人生活在北京同一片天空下,但是我們卻很少面對面,工作聯系大都是我給他發傳真,他給我親筆回書信,保持著兩個藝術忘年交的純粹!

          詩人本色是書家,他的詩詞集《三馀詠草》《三馀續詠》《三馀詩詞選》先后出版,都簽名寄送一本請我“雅正”,我非詩人詞人,豈敢妄評?有一次我把沈老的詩詞,擇要短信發給我的詩人老弟賀迎暉,他工平仄音律,我們聯手寫了一篇《我從詩意悟書魂》,發表在2011411日《瀟湘晨報》上,沈老引以為同道也!

          20096月,《傳承與原創——中國國家畫院沈鵬書法工作室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隆重開展,根據我對沈鵬行草書法的認知與偏愛,我在一周時間,趕出了萬字書法評論《傳承為美,原創是魂——中國國家畫院沈鵬書法工作室作品品鑒》,打印好傳真到他的工作室,2009712日,沈老給我回了一封繁體字信:“代倫同志:大作《傳承為美,原創是魂》說古論今,筆力遒勁。諸多嘉評,應是我日后繼續求索的方向。書法的‘力度’,應指簡單的‘骨力’,但也要以骨力為物質基礎,今后會有困難需要克服。所囑書寫一事,因雜務延宕至今,現將《臨江仙》一首奉上。即頌時綏。沈鵬,七月十二日?!?/span>

          我早年是一個民族出版人,一直想為沈鵬先生出版一本詩書合集,約稿函傳真給沈鵬先生,沈先生回信說:“代倫君:來信美意,深為感謝。所議吾書吾詩出版一事,已與文物出版社約定數年,遲至最近動手。所以不便再勞煩貴社。即祝編安。沈鵬,元月十一日?!毙旁菚艺嫘郧榈牧髀?,也是收藏界的新寵。沈鵬先生寫給我的十余封信札(包括手寫信封),我全都當傳家寶一樣收藏了!

          2021429日,中國美術館,中國文化和旅游部“國家美術作品收藏與捐贈項目”《聞道未遲——沈鵬詩書作品展》隆重開展,盡管是疫情封控期,但中國文聯系統、中國文博系統的頭面人物基本上都來了,而作為絕對主角的沈鵬先生卻缺席了。此展沈先生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了28幅書法精品,市價高達數千萬之巨。沈夫人殷秀珍教授代表沈鵬先生講話,國家文物局李群局長向沈夫人殷秀珍教授頒發了捐贈證書,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先生說:“這是為了國家收藏,為了民族收藏,為了人民收藏?!敝袊鴷覅f會主席蘇曉云代表沈鵬先生宣讀寫給本展的賀信,當她讀到沈先生引用孔子金句“朝聞道,夕死可矣”,我這個文博人心里突然一顫。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先生“聞道未遲”也!我知道,沈鵬先生這次沒能出席,是又住進北京醫院了!

          2023825日,八寶山革命公墓大禮堂,2000余人送沈鵬先生最后一程,我也特意從膠東半島趕回來送別先生。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天堂有詩氣自華,天堂有書不寂寞。我們知道,您去天堂會去年末因新冠去世的老伴殷秀珍教授去了。沈鵬先生,想您的時候,我們就去您的詩里去品您;想您的時候,我們就去您的書里去讀您;想您的時候,我們就去您的法書里去看您。

          沈鵬先生,一路走好!

                                            2023826日泣作于北京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